礼葭

【随意】

15/09/21晚22:1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要疯掉了。

很久。

很久。

很久。

其实也不是很久。

那种难以言喻的急躁感。

又回来了。

焦灼。

难受。

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无法说出什么。

想要哭却又无法哭诉。

学习可以下狠劲。

但是。

它夹杂着。

说不清的少女心思。

不知道为什么。

我感觉到,离开我的文艺少女。

她的残魂。

在鸣泣不止。

我终究没有长成她希望的勇敢的样子。

只余可悲。

晚安呐,黑猫。


评论